Ayo小草是朵花

哟哟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都是自个儿作的

猪说,你人不在北京,工作不打算往北京找,连去那儿旅游都懒得去,就这还想嫁个北京男人?做你丫的春秋大梦吧

我刚开始不服气,怎么着北京男人就非得钉在北京啊

后来想想,猪说得有理儿,人凭什么往外面跑啊,要我搁帝都长大的我也宁愿钉那儿

哎呦喂

人就是老爱做梦

我爹就爱做,搁我这儿遗传了

可我爹像我这么大的时候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了,我就不行,迈出小区门口儿就怂了

我爹那时候背个破布包出省到处溜达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

要不是碰上俩二道贩子被人诓完了身上所有积蓄迫不得已灰不溜秋回了家,我现在还不知道搁哪儿撒野呢

我就不成

以前是不敢,现在是纯懒

在家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到学校绝逼就是一食堂宿舍图书馆的三点一线好少年

旅游多累啊

朋友圈那些整天晒照的人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乐此不疲

我自认为也去过不少地儿了

每次都吭哧吭哧查半天攻略最后垂头丧气的进旅行社挑个什么几天几夜游

上车睡觉下车拍照

就上次去了趟成都

纯自己策划的,拉了我娘作伴

本来以为能指望人家

结果完全就一路痴

全是被我爹惯的

进了酒店就睡

醒来了就搜罗当地美食

完全不担心自个儿姑娘被人拐卖了

即便这样

我也挺希望能多带他们出去旅游

当务之急赶紧过了司考吧

刘凤科的音儿是真助眠




俗话说得好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个萝卜一个坑
一行白鹭上青天,智齿不拔回南天
我就不明白了
多张内俩牙能干嘛
还得拔
人这怎么进化呢
我怎么进化呢
爹妈牙快掉光了
好家伙我一下多长了四颗
还都得拔
妈的
牙呀牙
你可悠着点长
我这愁死了
才拔了个最容易的
后面仨可咋整
哎呦喂

行吧,再见了2016
没有回忆,跨年是在要死要活的备考里度过的
希望今年能有个男朋友
就酱

作为法科学生....我的年轻就是背不完的条条框框

我把你写在青春年华,倒映在窗台梧桐枝桠

经济法课上的时候睡着了,回到了初中,夏季的兰州。

阳光炙烤着塑胶的跑道,空气中弥漫着焦焦的味道。

我趴在桌子上,旁边是一本数学书。

强子看着狗佳的方向一脸痴迷,老蓉在旁边讽刺挖苦不留余地。

同桌一身臭汗的抱着篮球进来,扔了一块德芙在我桌子上,说,王小毛,吃糖吗

一瞬间,天翻地覆

戴眼镜的女生仍旧滔滔不绝着什么网约车合法化,旁边的男生手机玩得正起劲。

外面的树绿绿的,仿佛永远不会掉叶子

这是初秋的深圳,我已不再是翩翩少年。